North

写爽了就行。去你妈的。

【耀诞/耀燕】一天

*耀诞迟贺

*文笔比题目都渣,傻白甜,我希望没有人看到这篇临时赶的【捂脸】

*耀燕仅亲情向+中华组,耀与燕子是双胞胎兄妹,所以生日在同一天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丝丝缕缕透进来,王耀翻身坐起,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坐着发呆。呆愣了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走去洗漱。把自己收拾齐整后,眼睛都还没睁开的小妹王湾晃晃悠悠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抱住王耀的腰。王耀揉了揉女孩柔软的脸颊:“早饭想吃什么?”

“唔……胡同口的煎饼果子……还有……豌豆黄……”小姑娘拖长了声音,还带着朦朦胧胧的睡意,报完菜名,又晃晃悠悠地走回自己房间,拖鞋一蹬,趴床上睡着了。王耀叹口气,给小妹盖好被子,拿起钥匙和外套就出了门。

街上的人不多,迎面而来的风裹挟着清早的凉气。王耀骑上自行车,穿梭在北京城中。“哟,师傅,还没收摊呢?”“没呢,今早一过就收!回家过国庆呐。”王耀从煎饼师傅手里接过找的钱,道了声国庆好,揣着钱走了。

回到家时,三个弟妹都醒了,穿着睡衣整齐划一地坐在沙发上,朝门口的王耀看过来。王耀扬扬手里的早餐,把袋子甩到餐桌上。已经是初中生的王嘉龙第一个跑过去,从袋子里拿出煎饼后看了一眼略带嫌弃地说哥怎么有葱花。王耀打了一下他的头:“你早上又没告诉我不加葱花。”

“你也没问啊。”

“那就别嫌!快吃!”

王湾早在他们说话的当口儿利索地爬上餐桌,迫不及待地在袋子翻找豌豆黄,捏在手里了却瘪瘪嘴,一副委屈的样子:“哥,都凉了,不好吃了。”
王耀是最见不得小孩子撒娇了,马上心疼的蹲下身子捏捏王湾的脸:“哥这就给你热。”说罢接过凉了的豌豆黄。正往厨房走时,凭空伸来一只手一把抢过,王嘉龙举着豌豆黄飞快地跑走:“哥你只给湾湾买!你这是差别待遇!回头我找燕姐告状去!”
王耀气不打一处来:“臭小子你站住!谁让你抢妹妹的东西的!”

总算追上了王嘉龙说教了一顿,这边濠镜也把因为点心被抢差点哭起来的湾湾安抚好了,这顿早餐总算是开始吃了。在大家都默不作声咀嚼食物的时候,濠镜突然发问了:“大哥,这次国庆……燕姐回来吗?”

濠镜是三个孩子中最大最懂事的,很多事都不需要王耀操心,甚至在两个孩子的教育上还经常帮助王耀。他这么一问,其他两个孩子也转过了探寻的目光。

“应该会回来,”王耀漫不经心地用牙齿撕着煎饼,“待会儿我给她打个电话。”

电话接通,清脆的女声从听筒里传来:“喂?耀吗?我今年回来,一会儿就上飞机了,两小时后来机场接我吧。”

守在电话前眼巴巴地等结果的两个孩子欢呼起来,又蹦又跳,弄得燕子后面说的王耀一个字也没听清。挂断了电话,制止了兴奋得快要拆卸家具的嘉龙和湾湾,王耀在两个小时后在机场接到了从上海飞回来的燕子。

燕子好像一点也没变,长发盘成两个圆髻,一身职业女性的装束,耳边的碎发俏丽动人。进家门的时候孩子们争先恐后往燕子怀里扑,王耀心里不由得有些醋意——什么都抵不过女性身上天生的亲和力。

几乎整个下午,燕子都陪着三个孩子看电视。但由于三个人年龄不同,喜欢的电视节目也不一样,特别是有湾湾这个小孩子,爱情片不能看,恐怖片不能看,血腥一点的战争片也不能看,最后濠镜手一抖切进了《舌〇上的中国》,大家端坐着看了一下午的美食,还有王耀和燕子的点评“这色泽不行”“这肯定没熟”作背景音。

令二人意外的是,三个孩子居然主动提出要做晚饭,让王耀和燕子去超市买食材,想吃什么买什么。王耀在惊讶之余欣慰的感叹弟妹长大了。

“耀!别走太快!湾湾要喝酸奶,你等我一下。”燕子拿着几盒酸奶跑过来,她换下了职业装和高跟鞋,穿上王耀给她买的衣服,乍一看像个大学生。王耀注意到酸奶的包装,提醒她道:“湾湾已经很久不喝这个牌子了,她嫌喝多了腻。”

燕子愣了愣,略微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说:“哎呀,离开了这么久,我都忘了,你去挑湾湾爱喝的牌子吧。”

手推车缓缓地前行着,酸奶随着推车震荡,燕子低着头看路面,不发一言。良久,她才说道:“你会怪我吗?”

“怪你什么?”

燕子咬着嘴唇,轻轻地说:“我在外面工作不回来。”

王耀无所谓地笑笑:“没什么好怪的,照顾这几个熊孩子很累,但也有濠镜帮衬着。倒是你,”他摸摸燕子柔软的头发,“一个姑娘家出去打拼,累死累活地赚钱,我这个大哥也不好意思。”

燕子侧过头来,随即眨了眨和王耀如出一辙的琥珀色眼睛,俏皮地笑开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走啦,湾湾他们还在等我们回去。”

王耀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在街上时,阳光正柔柔地洒在街道上。燕子笑着推着他的后背向前走,秋日阳光的暖意让王耀无端生出一种温馨的感觉。
这也许就是家人吧。他想。


“湾湾?濠镜?怎么不开灯?”王耀换好鞋子,灯却突然打开了,闪得他眼前一黑。

“生日快乐!”

三个孩子叫起来,王耀注意到餐桌上多了一个生日蛋糕,歪歪扭扭地用果酱写着“happy birthday”。“王嘉龙写的,可丑啦!”被点中名字的嘉龙抬手就给王湾一个爆栗,见后者又要告状,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小姑娘在王嘉龙手心狠咬了一口,痛得对方嗷嗷叫。

濠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点好了蜡烛:“燕姐,哥,许个愿吧。”王耀双手合十,许好了愿,和燕子一起吹了蜡烛。王湾跑过来拉着王耀的衣角问他许了什么愿,王耀一脸高深莫测地说天机不可泄露。小姑娘撇撇嘴:“切,大哥你就会骗我,我才不信呢。”又跑到濠镜跟前要蛋糕了。

看着孩子们吵闹着分蛋糕,王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忽然袖口被人轻轻拉扯,他侧过头来对上燕子的浅笑。

“生日快乐,耀。”

“你也一……啊!”

王耀话还没说完,一盘奶油就拍到了脸上。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笑个不停的燕子。“好啊你这小丫头片子,竟敢暗算朕,别跑!”

这就算是正式开始了你追我赶互相抹奶油的活动。大家跑来跑去,一个大蛋糕基本上被扔完了,家里一片狼藉,每个人却又无比的开心。
王耀想,这就是幸福吧。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