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写爽了就行。去你妈的。

【仏英】调香师

*法蛋贺文,屋里法法生快!

*设定如题,逻辑混乱轻拍,略粗糙的产物

*当成仏英仏看好了,总觉得哥哥好少女ˊ_>ˋ


*香水配方有参考Tom FordGrey Vetiver


亚瑟一开始其实是不怎么喜欢弗朗西斯的,即使他们还没有见过面。但由于这位调香师的到来,亚瑟不得不在室内喝下午茶——他一贯使用的家族的私人花园被弗朗西斯用来收集原料,老柯克兰同意的——就凭这一点,他就无法对这个法/国人建立起好感。

斯科特靠在窗边抽烟,亚瑟斜眼瞥见他把烟灰都敲进窗框里。他被烟味熏得有些心烦,就打算出去走走。

一路上亚瑟都很心不在焉,这导致他习惯性地走到了花园。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在离弗朗西斯几米远的地方了,对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亚瑟被看得有些不舒服,好在弗朗西斯也没有太过失礼,很快他就移开了视线,继续投入到采摘玫瑰的工作中。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你……”亚瑟尝试着搭话,却被弗朗西斯打断了。“别说话。”他转过头,轻声说道,“伦敦的玫瑰和巴黎的不一样,她们会被吵醒。”

亚瑟被这句话逗乐了,于是他学着弗朗西斯轻声说话的样子,问道:“为什么?”

“你看,巴黎的玫瑰都是热情似火的,她们喜欢骄阳。但伦敦的玫瑰不同。她们沉静,内敛,一丝不苟而富有魅力……”他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抚莹白的花瓣,神情陶醉,亚瑟不自觉地看向那朵玫瑰,目光扫过弗朗西斯用三色发带束起的金发,停留在骨节分明的手上。

天色就像一幅动画一样,一帧一帧地暗了下来,当它暗到某一程度时,亚瑟突然从中惊醒,映入眼帘的是弗朗西斯似笑非笑的脸。他已站在这里看对方采摘了一下午。

这不算什么好兆头,亚瑟已经很久没有走神如此严重了,于是他下意识地想要离开。

“稍等。”弗朗西斯叫住了他,然后,这位法国籍调香师微微侧头,嗅了嗅亚瑟的脖颈处——后者在这段不长的时间内可谓是十分尴尬——然后他笑着说:“果然是这样。”

“什么?”

“如果有机会,我真想为您调制一瓶香水呢。”

弗朗西斯说完这句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就离开了。而亚瑟只当那是一句玩笑,他不认为他与弗朗西斯还会再见。

可世界上还真有那么巧的事。亚瑟想。如果今天罗莎没有被玛格丽特约出去的话,也许他就绝不会到这里来。

他站在工作室的门口,金发的调香师正站在工作台边练习闻香,衬衫解开了三颗扣子,随性而又不至于太逾矩,亚瑟注意到他头上的发带已变成了一根浅蓝的。“请进。”弗朗西斯抬了一下头,“罗莎小姐的香水已经做好了,请稍等一下。”

亚瑟坐在工作室的木椅上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这期间他的鼻腔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香味。约莫过了半小时,弗朗西斯总算是完成了手里的工作,从玻璃橱柜里取出了一个木盒。

流畅的瓶身线条,优雅的设计风格,镶嵌得恰到好处的沙弗莱石,亚瑟在心里默默地赞叹了一句,合上木盒装进了包里。弗朗西斯把他送到车上,亚瑟发动车子后才发现车上多了一小束迷迭香。

在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见到弗朗西斯,以致于他几乎要以为这些都是一个梦。一种奇怪的情感折磨着他,那绝不是普通的对朋友的思念,不,他们甚至还不是朋友——亚瑟无意识地触碰早已干枯的迷迭香,手指轻轻一动,不再鲜活的植物组织就被碾成了粉末。

一切如常,当温带海洋性气候让大雨再一次降下时,亚瑟举着一把大黑伞走在伦敦街头,小心地避过积水。不经意抬头间,他看到雨幕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跑过来。他眯起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些,但目光仍旧无法穿过雨帘。

雨实在是太大了。


哦见鬼。

亚瑟在心里骂了句脏话。朝着他跑来的,不是弗朗西斯是谁?

“啊,柯克兰先生。”法/国人跑到他的伞下,头发和衣服都被完全打湿了,跑步的动作溅起水花,亚瑟灰色的西装裤上出现了一些斑点。“还好是您,我还担心我认错人了。您瞧,我没有带伞,可以带上我吗?”

“当然可以。”亚瑟莫名的有些高兴,也不怎么在意自己的裤子了。

他俩并排走在雨中,撑着同一把伞。一路无言,但亚瑟能感觉到弗朗西斯偶尔转过来的目光。

“我下周有一场香水发布会。”弗朗西斯在分别时说,“我希望你可以来……亚瑟。”

亚瑟从未想过弗朗西斯会这样称呼他,一时不由得愣了一下。好在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并且同意了弗朗西斯的请求,即使他并不喜欢接触那样的场合。
弗朗西斯微笑起来,亚瑟看着那个微笑,直到弗朗西斯深卡其色风衣的衣摆消失在转角。

身为柯克兰家的二子,亚瑟的社交能力甚至比斯科特还好,在一群西装革履的绅士中显得鹤立鸡群。正当他和身边的人交谈甚欢时,灯光暗了下来。
一束光倾斜着投在台上,亚瑟差点没能看清聚光灯下弗朗西斯眼睛的颜色。他还是扎着那根浅蓝的发带,黑西装白衬衫,亚瑟觉得他领口的那个结真不怎么好看。

“女士们先生们,很荣幸你们能够来到现场。”弗朗西斯开口了,声音有点沙,大概是被雨淋出了感冒,“我将向大家介绍秋季即将推出的新品。”


“波诺弗瓦先生,为何往常您钦点的超模们一位也没有到场呢?”

“这是一个好问题,先生。”弗朗西斯微微一笑,“老实说,这款香水的灵感来源于我的一位英/国朋友,我想,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它了。”

亚瑟听到这句话的瞬间有点懵,浑浑噩噩地就被人拉上了台。然后,他终于看到了那款香水本尊。

灰色的瓶身,一丝不苟的线条,透露出一种严谨的风格。当他看到瓶身上的几个字后,他那张苍白的脸意料之中地红了。

ARTH。

任谁都能看出这是他的名字,不过删去了两个字母罢了。亚瑟觉得自己应该恼怒,但他却恼怒不起来。弗朗西斯示意亚瑟打开,见后者不为所动,于是他拿过香水,喷了一点在亚瑟的手腕上。

瞬间,香根草,木质元素,琥珀和橡苔的味道钻进鼻腔,闻起来像是伦敦的倾盆大雨。尾调是大吉岭茶,略微苦涩的柑橘和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玫瑰香味……是私人花园里的玫瑰!

亚瑟没有想到弗朗西斯会将一句玩笑记得如此之久——至少他认为是玩笑。一种晦涩的心情在他的胸腔里蔓延,还未等他理清心绪,弗朗西斯做出了令人震惊的举动。

他上前一步,搂住亚瑟的腰,脸几乎贴在亚瑟脸上,由于离得太近,亚瑟可以清楚地听见他的呼吸与话语。


他在说:“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柯克兰先生。”

哦,该死。亚瑟在一片惊呼与闪光灯中,无意识地勾起了唇角。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