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写爽了就行。去你妈的。

【露中】Dangerous(5)

part5

另一边的伊万出现在另一条巷子里,缓缓降落至地面,落叶随着气流打旋儿。血红渐渐覆盖眼眸里原本的紫色,逐渐翻涌起危险的浪潮。

该死的!伊万努力控制着身体中逐渐暴躁起来的血族因子,猛地一拳砸在墙上,砸得墙凹陷下一块。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王耀身上的茶香,以及…

以及伊万靠近时闻到的,血液的腥甜味。王耀并没有受外伤,但伊万的嗅觉比一般的吸血鬼都要敏锐,谁知道王耀的血竟然那么具有诱惑力,他要是再晚几秒钟离开,说不定会忍不住把王耀就地吸得干干净净。一想到这里,他血红色的眼睛变得更加暗沉,握紧拳头,指甲深深陷进掌心,不一会儿就刺破了皮肤,血液滴落在地上。

哗!

在伊万的反应时间内,一盆冰水便从他头上淋了下来,没错,是那种混着冰块的冰水。伊万清楚地感觉到有俩冰块在他刚才受到惊吓不慎张嘴时跑到了他嘴里。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吐出冰块,皮笑肉不笑地抬头道:

“去死吧,你这个愚蠢的人形脂肪。”

然后一根水管就往上方疾速飞去,快准狠地往阿尔弗雷德菊花里捅。阿尔弗雷德避开水管的攻击,迅速抓住并把铁制的水管掰断了。“Hero 我是在助人为乐。”他扔掉手里的两截铁管,“看看你刚才那样子,活像只发|||情期的北极熊,伴侣跑了正欲火焚身。”

“世界的hero还有偷窥的习惯?克拉克会哭的。”伊万露出一个令人生寒的笑容,手里不知何时又有了一根新的水管。他慢慢地漂浮起来,“手痒了我不介意帮你剁掉哦,死·胖·子。”

“你以为hero不敢和你打吗蠢熊!来吧谁先认输谁是孬种!”阿尔弗雷德摩拳擦掌,在伊万提着水管向他冲过来的同一时刻,他忽然朝着伊万身后大喊:“王耀!”

伊万一愣,停下手上的攻击回头看去,空荡的巷口,哪有什么人?反应过来时,阿尔弗雷德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他颧骨上,砸的一片青紫,水管也脱手了。疼痛从面部传来,伊万迅速还了阿尔弗雷德一拳,正中下腹部。

“没打到你的脸真是遗憾呢,你也就只会玩这些小把戏了。”伊万落在地面上,依旧一脸能吓哭小孩子的笑,“你是怎么知道他的?”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论跟踪,hero可没有你跟的久!”阿尔弗雷德也落在地上,腹部隐隐作痛。“Hero才不玩跟踪,专业的都直接去黑网站。”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他是我的猎物。”

“Hero懒得跟你抢,我也有自己的猎物好吗。”

“哦,是吗,那祝你有一天死在他手上。”伊万微笑着表达了对死对头的美好祝愿。

“那我祝你死的比我早好了你这蠢熊!Fuck you!”阿尔弗雷德对他竖了个中指,然后转身,消失在巷道的黑暗中。

切。伊万捡起地上的水管,向巷口走去。

布拉金斯基和琼斯一直都是这样的关系,世世代代。他还记得老维克多和老艾伦即将陷入长眠时,连一只脚都踏进棺材了,两个人仍然没有停止互相嘲讽。即使他和阿尔弗雷德把棺材盖上了,里面的声音还是没有停止。他们俩对视一眼,当即就在存放棺材的地下室撕了起来——那一架干得爽快极了,虽然这已经是他们打的不知道第几次架了。

相互对立,会在对方安稳时毫不犹豫地把他推下深渊,在对方濒死时却又忍不住拉他一把——当然,有些傲娇的两个人都不会承认的。




“来了?坐吧耀。”亚瑟从一堆文件中抬眼,正好看见开门的王耀。王耀有些忐忑不安地坐在椅子上,纠结了好久,鼓起勇气开口道:“亚瑟,明天的任务……我想请个假,私人原因。”

“啊,你说任务啊。”亚瑟放下手里的笔,“没人告诉你吗?任务暂缓,布拉金斯基貌似知道我们的动向,召集了很多吸血鬼明天到他家别墅里,对任务不利。”

太好了!王耀松了一口气,要是明天同事们踹开房门看见他在布拉金斯基家不知会怎么想。他站起身,正打算回到自己办公室,门却自己开了,一个血猎对王耀说:“楼下有人找你。”

王耀走出电梯,就看见一个女孩站在大厅里。一头白金色长发挽成发髻藏在帽子里,女孩摘下用来遮挡淡紫色眼眸的墨镜,深深地看了王耀一眼,开口道:

“保护好她,别再让她陷入危险里了。”

不等王耀反应过来,她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速度之快甚至让王耀来不及追上她。

王耀愣在原地,反复咀嚼着那句话,倏的,他仿佛想到了什么,飞奔到停车场发动自己的车,往家的方向驶去。

他颤抖着手打开门,身形娇小的女孩正窝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看电视,见他回来有些惊讶:“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

王耀突然感觉眼角酸涩起来,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燕子看见他哭,有些无措起来:“哥你怎么哭了?我以后再也不夜不归宿了好吗?哥你不要哭啦我错了!”一边手忙脚乱地拿纸给他擦眼泪。

安娅隐藏在一棵大树后面,些许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在她身上,她转过头,再次透过玻璃看了一眼燕子,然后,消失在空气中。




这里的设定是高等吸血鬼不怕阳光,比如伊万,安娅,阿尔,等等等等。不要以为安娅被太阳照死了啊,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我不忍心写死:D


评论(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