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写爽了就行。去你妈的。

【露中】Dangerous(1)(吸血鬼露x血猎耀)

*人物OOC,这是一个吸血鬼和血猎互相泡的故事

*主CP露中,另有米英,法加,普洪,独伊,亲子分,雷者肾

*娘塔有

*好茶冷战恶友均为闺蜜,没错一帮大老爷们的闺蜜情

*总觉得法姐被我写得好像法叔




序章

王耀猛地睁开眼。

理应是昏暗的天花板,却有一个庞然大物挡在自己上方。北极熊笑眯眯的说:“晚上好呀,小耀。”





王耀抬起右臂挡在脸上:“别闹了,你又要玩什么,我明天要开会。”伊万仍然笑着,紫色的眼眸却泛起了血红:“呐,小耀,我饿了哟。”

“……”北极熊不怀好意的目光已经转向王耀的脖颈了,一人一吸血鬼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最终王耀叹了口气,解开衬衫上面几颗扣子:“那好吧,不过这次你要节制一点,明白吗?”他可忘不了第一次被吸血时差点失血而死的事。

“明白~”伊万抓住王耀的一只手,慢慢俯下身,吸血鬼冰冷的吐息打在王耀颈间,他能感觉到他的爱人在轻微发抖。伊万轻笑,触碰到那白皙柔软的皮肤,却不急着咬,而是用尖牙轻轻摩擦,更引来了王耀的颤抖。就这么磨蹭了许久,王耀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咬不咬——”

话音刚落,脖颈上传来一阵疼痛,然后是尖牙没入皮肤的细微声音。伊万咬住王耀的脖颈,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叹息,像一头野兽。吸血鬼獠牙里的毒液有麻醉作用,王耀并没有感觉伤口痛了多久,但他仍然感觉到血液的流失。失血的疼痛掺杂着颈上的细痒,竟是说不出的快感,王耀咬紧下唇,不让自己嘤咛出声。

可惜的是,王耀喉咙里任何一点细微的声响,都被此时的伊万听的清清楚楚。伊万轻笑,抽出尖牙,却没有放开王耀,他温柔地注视着那双金色的眼睛:“小耀有感觉了么?我们来做吧。”一边收紧了抓着王耀的手。

王耀沉吟半晌,忽然飞起一脚,一下子把伊万踢下了床。北极熊捂着被踢疼的肚子,一脸委屈:“小耀你这是谋害亲夫!万尼亚差点被你杀掉诶!”

王耀理直气壮地按着颈上的伤口:“万尼亚,你又不是不知道,从我第一天见到你开始,我无时无刻不想杀了你。”

“但是现在,”王耀把被子拉向自己,“给我做饭去,我也饿了。”




part1

王耀第一次见到伊万时,他还是个在任务中负伤休长假的血猎。亚瑟不停给他打电话催他去上班——他的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但王耀就是不想去,其原因大概跟学生不想上学是一样的。他干脆关了手机,拔了电话卡,出门逛去了。

王耀来到同事弗朗西斯和他妹妹一起开的酒吧,他敲了敲吧台的大理石桌面:“索娅,可千万别告诉你哥哥我在这,要知道他和亚瑟现在发了疯地抓我,要把我带回去服役呢。”

法/国女人转身,取出一瓶德国黑啤递给王耀,然后她俯下身,丰满的胸部在女士衬衫敞开的领口里若隐若现:“放心吧,姐姐我不会告诉弗朗吉的,他最近好像又勾搭上哪个可爱的小甜心了,估计也懒得管你这事。”

“不过——”她拔高了声音,使其听起来充满强调与转折意味,“我今天倒是遇见一个有意思的人,想去试试吗,耀?”

王耀不说话,盯着啤酒杯里琥珀色酒液中不断上升的气泡。没错,王耀是个隐性的双,虽然他一直相信没有人是绝对的直人。弗朗索瓦丝见王耀沉默着,干脆一把拿走了他的酒杯:“五点钟方向,别跟姐姐说你不喜欢那型。”

那是一个高大的男人,正默默地喝着一瓶伏特加,铂金色的头发在酒吧的镭射灯下熠熠生辉。他突然转过头来,王耀没来得及收回目光,猝不及防地掉进一湾浅紫色的深潭之中。他冲王耀笑了笑,又别过了头。

“他看起来像是德/国人,或者斯/拉/夫人。”

“他看起来像只吸血鬼。”

“哇哦,耀,果然这种时候还是你的体质好用。”

“我也就这点有资格当个血猎了。”王耀喝光杯子里剩下的酒,“不过说真的,你这里好货色真不少。”

“悠着点吧耀,姐姐我曾经就差点被一个吸血鬼小可爱咬了。”弗朗索瓦丝直起身子,“那是只很棒的小猫,从各种方面来说。”

“那我去试试,帮个忙索娅。”




伊万此时正喝着酒,他用余光瞥见吧台换了个人,是个金发的女人。女人微笑着说:“先生,这个吧台的伏特加不够了,请到那边去吧。”

伊万提着酒瓶,坐到了那边的吧台。相邻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东方人,黑色的长发,长得不错,却是个男人。灯光柔和,东方人精致的五官朦胧在一片浅浅的光晕里。他看的有些痴了,东方人注意到他的目光,转过头来微笑,笑容勾起嗜血的罪恶。

“你叫什么名字?”

“王耀。”王耀回答,纤长的手指抵着杯口,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为东方人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你的国籍是什么?”他问。

“我以为你会先问我名字的。”伊万眨了眨浅紫色的眼睛,“我是俄/罗/斯人。”

“是俄/罗/斯吸血鬼。”王耀更正,“不过没关系,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就成。那我现在问,你的名字是什么?”

“伊万。”

“所有俄/罗/斯人都叫伊万。”王耀嗤笑。

“可我是吸血鬼啊。”伊万扬起一脸人畜无害的笑。

“……”

“好啦好啦,血猎先生,不逗你了。”

敢情你一直在逗我?!“你是怎么知道的?”身为血猎的理性使他很快抓住了重点,对一个吸血鬼暴露身份并不能算是什么好事,至少继续交流会有很大障碍。“你猜~”仍然是那无害的笑,“嘛,没关系,毕竟,我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话虽这么说,王耀却觉得有点悬。


评论

热度(100)